宁夏林业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逐渐恢复元气的贺兰山,正吟唱出如歌行板—— 青山疗愈添颜色

来源: 宁夏日报 作者: 日期: 2020-11-09

在宁夏,黄河像母亲一样滋润着这片土地;而贺兰山,恰如同父亲般,将巍峨的身躯化作一道天然生态屏障,用雄伟的臂膀精心呵护着这片土地。

时值初冬,记者沿山路深入贺兰山腹地。沿途,昔日一辆接一辆的运煤车几不可见,曾经面目狰狞的矿坑如今正一一被修复。倏忽间,几只岩羊的身影从眼前掠过,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惹出一片惊叹声——贺兰山,正逐渐恢复为自然生态的“主场”,生机勃勃的绿草山花、活泼灵动的飞鸟走兽,重新成为这里的“主人”。

宁夏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程正式启动3年来,截至目前,治理修复面积已达200平方公里。

内外“兼修” 向绿色要效益

贺兰山脚下的平罗县崇岗镇腹地,曾是太西煤主要加工基地之一,一度汇聚数千家煤炭企业。“哪有什么环境可言,整个都是黑的。弥漫在空气中的煤尘,让人感觉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是煤渣。”当地人感言。

如今再次走进崇岗煤炭集中区,道路两侧新栽的一排排绿树、红框灰底的巨型储煤仓以及遍布整个工业区的蓝色防尘网,为这里悄然增添着新的颜色。

2019年以来,平罗县在崇岗煤炭集中区按下环保综合整治工作“快进键”,在“关停并转”系列举措下,这里变了模样。“集中区内414家‘散乱污’企业,关停取缔的企业就达236家,整治类企业177家,限期搬迁类企业1家。”谈及这里的变化,相关负责人感慨道。

在太西洗煤厂普煅车间厂区,新建起的近200米防风抑尘墙拦住了里面的煤尘。旁边,宁夏永威炭业有限责任公司几个大字在阳光下闪着亮。走进企业,负责人田丽颖告诉记者,过去这里只有土没有路,下雨时泥泞不堪,天晴后尘土飞扬。经过整治,不仅整体形象得到提升,还新造林面积362亩。如今,一家家企业门前新修了柏油路,路边全建起了绿化带,“过去厂里停车半天,车身就会落上一层煤灰。过去企业一直想引进高层次技术人才,可是来应聘的人一看这样的环境,不等走到企业就半路打了退堂鼓。环境整治后,今年企业顺利招进来6名高级技术人员,立刻启动改造升级,让产品质量更上层楼”。

统筹“疗法” 令生机复苏

曾几何时,因为过度开采,贺兰山一度千疮百孔。最繁忙时,每天有近百处同时在爆破挖掘。

如今,沿平汝公路一路向大磴沟前行,路还是那条路,却又不再是记忆中那条灰扑扑的路了。

昔日从山里运煤出来的师傅习惯在路边吃饭的“老马饭馆”不见了,供矿工们休息的一个个站点也不见了。“瞧,这两边都栽了树,那里原来是过往拉煤车的称重点,这里原来有个收费站……”石嘴山市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工作人员白建福,一路向记者介绍着这段路的变迁,贺兰山生态环境整治3年间,他跑遍了沟里的每一处角落。

2019年,宁夏在巩固提升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治理成果基础上,全面实施保护区外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截至目前,所有露天煤矿全部关闭退出,重点区域543家“散乱污”煤炭加工企业已关停取缔,影响生态环境的45个点位全部完成基础治理,治理面积达130平方公里。

站在大磴沟山峰高台处,目光所及,半山腰上绿草轻覆,像一层毛茸茸的地毯。草色环绕着一汪清澈的蓄水池。“伤口”上显露出的生意盎然,更让人动容。白建福像一名“生态”导游:“这个绿地处,2017年时还有45家洗煤厂,当时沟里没有一点绿色。现在,洗煤厂全部拆除了,2018年春天又进行了大面积植树造林。现在这片平台,加起来有2500多亩、种了约4万棵树。”

山沟间,一个个蓄水池映照出人们对绿色的追求和向往。“一共新建了5个蓄水池,用于截留浅层水,丰水季抽蓄起来,到了枯水期,就可以浇灌这里新栽的林木,保证成活。”白建福说。

另一侧,山体的一段截面裸露,像是刚被包扎好的“创口”。“这些全是过去挖煤后留下的黑色陡坡,如今在整治中都被削坡成45度的平台,类似于小流域治理,便于地表留水,利于植物成活。”

以自然修复为主,让父亲山休养生息,通过修山、治污、增绿、固沙、扩湿、整地等方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正集中实施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全面提升贺兰山生态屏障功能,促进各类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多样性。

“这些绿却让山有了生机。”安静的山沟中,白建福的话仿佛在回响。

 田园风光 让来客“沉醉”

一路下山,沿途曾经运送矿区工人上山采煤的绿皮小火车如今停靠的火车站仍然还在,但已成为人们休闲时来这里观看工业遗址的运客绿皮车。昔日的矿工生活区、工人文化宫、文化活动广场,一切都静静“停”在那里,成为工业旅游区的一部分,记录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疗愈后的贺兰山,不但发展起工业旅游,山下的葡萄酒庄、田园综合体等,也在生态修复的过程中,焕发生机。

“龙泉村借助贺兰山外部整治,综合多点开发,成了远近有名的旅游村。”龙泉村党支部书记高亮说。今年上半年,龙泉村游客接待量达45万人次。龙泉村通过实施贺兰山干沟周边生态环境修复工程,栽植果树,依托山势修建健身步道,进一步打造休闲旅游综合田园体。如今,村民人均纯收入由2017年的1.4万元增加至2019年的1.9万元。

这是一道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综合题。贺兰山东麓35万亩荒地如今成为绿地和酿酒葡萄园的生动实践,也正让葡萄酒产业与生态保护、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成长为一道“沉醉”的生态屏障。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如今,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已编制完成《贺兰山生态环境保护治理专项规划(2020-2025年)》,谋划生态保护治理修复建设项目35个,建设规模8.24万公顷。未来,宁夏将以“一河三山”为抓手,启动实施一批生态保护、治理、修复、建设项目,恢复自然保护区生态功能,守好改善生态环境生命线,筑牢西部生态安全屏障。

逐渐恢复元气的贺兰山,正用绿草和湖水,吟唱出如歌的行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